活动 网贷 贷款 信用卡 产品 排名 专题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涉嫌自融?积木盒子陷兑付风暴 被疑又一波收割出借人

时间:2020-04-21 13:32 来自: 点击:

 “新冠疫情”期间发布转型公告的积木盒子正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清退危机。

有出借人向《商学院》记者爆料称,4月10日 积木盒子官网对充提差小于1万元的用户发起第二次兑付领取(兑付额为99%的充提差),其客服打电话提醒小额出借人确权兑付,并提出加微信进一步沟通。第一次兑付发生在3月27日,此次兑付为1%充提差来兑付。

这里说的“充提差”,是指用户在平台内充值进去与所提现的钱之差。

也就是说,积木盒子的兑付,并非按照出借人所投资数额来兑付,而是按照充提差来兑付。根据积木盒子出借人组织的维权群中信息显示,积木盒子对于充提差小于1万的用户进行了一次性兑付。一位大额出借人认为,“积木盒子这一操作会让更多小额出借人进行确权操作,一旦小额出借人进行了确权操作,确权人数达到一半,积木盒子则可能宣布兑付方案(即使兑付方案未出)得到半数以上的出借人同意。”

截止到目前,积木盒子尚未给出一个明确的兑付方案,仅仅在积木盒子官方论坛“积木坛子”发布了一个《积木盒子转型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P2P平台上,这种小额出借人属于占比较大的群体,如果大量小额出借人进行确权操作,很快就会达到人数数量的要求。

据出借人给到记者的截图显示,所谓确权,“即确认截止平台清退日(2020年2月15日)止您在积木盒子的“总充值金额”,“总提现金额”,“待收本金”,“待收利息”,“资产总额”等相关权益。确权后,原有债券与债务关系不变,原有合同关系不变,出借人与积木盒子的关系不变,出借人的权益不受影响,出借人的债券总额不变,只是明确确权数额,为后期兑付做准备。”

积木盒子陷兑付"风暴":被疑又一波"收割"出借人 涉嫌自融?

 

 

在积木盒子的官方网站上,有对“确权是否意味着全部债权转让给平台”的解释,这一解释称,“确权只是用户权益确认,并非债权转让。”

实际上,对于确权一事,小额出借人与大额出借人也有着明显的分歧。在积木盒子贴吧里,有小额出借人有“为什么有出借人不让确权”的质疑。有大额出借人表示,这一确权书实际上相当于同意书,在未出明确兑付方案的情况下,要求出借人先签电子合同书,一旦点击确权,他们的利益可能就得不到维护。

兑付争议

根据积木盒子在3月30日晚发布在积木盒子官方论坛“积木坛子”的置顶帖子《积木盒子转型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中关于兑付方案的解释,兑付原则为先净投资本金后剩余本金,兑付比例为平台每回款1%的资金进行1次兑付;兑付周期为根据目前平台资产质量和贷后处置情况,预计每周可以完成1次兑付,预计2年内完成本金的兑付。本金完成兑付后,根据最终实际回款数据,指定利息兑付方案。

积木盒子陷兑付"风暴":被疑又一波"收割"出借人 涉嫌自融?

 

 

积木盒子陷兑付"风暴":被疑又一波"收割"出借人 涉嫌自融?

 

 

针对这里提到的“先净投资本金后剩余本金” 的兑付原则,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兑付方式,应该是先扣除利息之后,现在依然在投本金。但是积木盒子并未对这一兑付原则进行更进一步的解释。

但是,该清退方案并未得到所有出借人的同意。有出借人表示“实际上在积木盒子2月15日宣布转型之前,还在大量推出加息优惠券。”出借人认为,积木盒子这是在转型之前最后“收割”一波出借人。

2月15日,积木盒子发布公告称,决定即日起开启战略转型,申请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即日起停止发布新标、停止债权转让操作、关闭充值通道,接受项目期满已实现回款的以及充值未出借的用户发起的体现操作;成立退出工作小组及启动债权人委员会的筹备工作。

积木盒子陷兑付"风暴":被疑又一波"收割"出借人 涉嫌自融?

 

 

随后积木盒子成立出借人委员会,但是有出借人表示,该出借人委员会是积木盒子私自成立,并未获得大多数出借人的同意。

在积木盒子进行第一次进行兑付时,就有出借人对其表示怀疑。在前述《意见稿》中还提出股权兑换方案,即平台出借人将其通过平台出借的全部债权及权益转让给平台,由平台按照签约出借人的在投本金的全部金额,按照金额1:1的比例,将其置换为签约出借人间接持有集团公司股权。

同时还有这样的描述“因股权兑换方案的执行需要一定时间,意向出借人可预先签署兑付协议,平台届时将及时向该部分签约出借人通报债转股工作的进度并签署后续的系列协议。鉴于债转股方案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平台承诺,如后债转股工作无法推进导致签出借人无法享有对应的股权权益的,该部分签约出借人可变更为其他兑付方案。”

这一方案,也并未得到所有出借人的同意。就在积木盒子2月15日进行转型开始,积木盒子进行了隐藏平台出借合同的操作。

在前述《意见稿》中,积木盒子有一句特别强调“征求意见稿仅供出借人参考,不代表最终的正式兑付方案。”

但是,积木盒子在尚未给出正式的兑付方案的情况下,在4月10日对充提差不到1万的小额出借人进行了一次性兑付。这也就意味着,积木盒子在强推“私兑”。

《商学院》记者就积木盒子的兑付方案、转型之前隐藏出借合同等问题向积木盒子方面发去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商学院》记者梳理企查查信息发现,与积木盒子联合创始人董骏相关联的有28家企业,其中云南盛富投资有限公司董骏持股比例为50%,在企查查上,该公司无明确联系电话。同时董骏在多个云南公司中担任股东或者监事,有出借人质疑这些与董骏相关公司,或许是积木盒子为自融而注册的空壳公司。

经营之困

公告转型之后的积木盒子却无力兜底,积木盒子出借人联盟中,一些出借人已经开始报警,希望经侦立案。

积木盒子转型之困背后,是其日渐乏力的经营能力。

作为积木集团(8187.HK)旗下P2P平台,积木盒子在2013年8月上线,历经三轮融资。积木盒子历年融资历程显示,其中B轮融资由小米科技和顺为资本领投,其他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Ventech China、和玉资本等等,C轮融资同样包括小米科技、顺为资本、经纬中国等等。

3月27日,积木集团发布未经审核的2019年全年业绩,公告显示,2019年公司营收1.1亿港元,同比下降49.77%;年度亏损3334.5万港元,同比扩大735.5%。

其中,2019年,积木集团的P2P业务的收益为7910万港元,同比2018年的9620万港元下降17.7%,同时,P2P业务税前亏损1040万港元,同比2018年的税前利润2430万港元转亏明显。在公告中,积木集团将P2P业务的亏损归结为“由于放贷人年内发放贷款意愿下降导致收益减少及确认减值亏损所致”。

2019年,积木盒子全年成交规模仅为5.67亿元人民币,同比2018年的6.56亿元下降14%。

目前积木集团股价已经跌到1元以下,此前投资积木盒子的股东们也开始萌生退意。企查查信息显示,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熙金资本合伙创始人郭佳退出积木盒子董事名单,3月30日,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洪峰也退出了董事名单。对此小米方面并未回复《商学院》记者的采访。

在积木集团的业绩报告中,有这样的描述“2019年,中国经济若干不明朗因素(如中美贸易战等)而出现增长疲软的迹象,放贷人于2019年后期发放贷款的意愿下降,难以从现有资金来源获得融资,公司正寻求包括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信托等寻求资金”。

同时公告中还称,“受疫情影响,2020年初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让贷款中介业务的前景进一步变差,对贷款中介服务的需求大幅随之减少,公司预计,可收回金额将受到不利影响,因此,将采取更审慎的策略。”

在公告中,其还承认,疫情爆发扰乱了运营和业务规划,预计未来将进入非常艰难的时期,为应对未来的挑战,管理层将于未来数月通过关停若干分支机构、裁员表现欠佳的员工而削减成本、提升效益。

受2019年行业大环境影响,P2P平台们业绩均惨淡。加上监管对于P2P平台的政策从备案变成以清退为主,这样的背景下,积木盒子的转型,或许是一种必然。

目前,在积木盒子的论坛上,积木盒子的历年业绩报告与月报均已被删除。

转型难题

积木盒子此次强推转型,是P2P大清退背景下的一个缩影。

2018年开始陆续发生的“互金暴雷潮”,加速了监管对互金的治理力度。2018 年 12 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首提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2019年11月底,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再次发布《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为P2P的转型提供了一个方向。但是P2P转型网络小贷公司并不容易,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完成存量网贷业务的清零。

易观分析师张凯认为,积木盒子的转型是目前P2P行业发展到现阶段的正常现象,但那是目前最主要的挑战在于平台如何处理好后续的资产回收和处置问题。“受到政策监管、行业整体情况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很多平台在后期进行回款催收的时候都或多或少的遇到了一些困难;另外很多地方的监管层目前也缺乏对于备案、清退等相关标准的明确定义和明确的时间节点。这也对很多网贷平台的退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事实上,对于P2P平台而言,网贷业务实际上是一种用户对用户的借贷关系,而非机构对用户的借贷。P2P平台本身并无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的资质。实际上,监管对于P2P平台的定义,从来都只是信息中介平台。因而,P2P平台无权提前收回借款。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尚无网贷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成功案例。对此,张凯认为,一方面,监管对转型的要求相对较高。根据相关监管要求,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需要满足注册资本金、实缴货币资本、存量业务情况、股东实力等诸多方面的要求。而市面上现存的绝大多数网贷平台其实很难满足对应的要求。另一方面,很多头部的网贷平台也并没有选择转型小贷公司这条路,而是选择了金融科技或其他的转型路径。加上监管现在对很多平台的退出方案还在审核当中,因此目前尚无网贷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成功案例。

中国互金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底,平台累计交易量593.51亿元人民币,累计用户数449.94万。据积木盒子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平台借贷余额40.22亿元,逾期金额1303.26万元。

积木盒子尚有40亿元人民币的借贷余额尚未清零,尚未清零的余额,也是引起出借人担忧的根源。已经陷入困局的积木盒子,难产的兑付方案,让积木盒子良性退出已经成为不可能。

截止到目前,积木盒子尚未给出明确的兑付方案。有大额出借人为了维护权益,号召出借人能够做到“六不”原则:“不确权、不绑卡、不提现,不降低逾期,不承认‘借委会’与积木私下签署方案,不停止报案投诉”。

新浪微博 QQ空间 用浏览器 豆瓣

相关文章

P2P网贷平台

理财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