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网贷 贷款 信用卡 产品 排名 专题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疫情之下的信用卡消费:不良飙升、“羊毛党”猖獗、巨头趁机进攻

时间:2020-04-18 13:42 来自: 点击:

在新冠肺炎这个始料未及的“黑天鹅”冲击下,对于给经济供血的银行业而言,影响直接而深远,给信用卡业务尤其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与挑战:线下消费场景大大减少,开卡量和交易量低迷,资产质量承压,信用卡透支现象趋多等。

 

疫情考验之下,银行信用卡业务大搞促销活动,刺激消费,但“羊毛党”却日益猖獗,与此同时,互联网场景巨头也在趁机进攻。

 

在此背景下,银行的零售转型又将何去何从?

 

信用卡的疫情考验

 

近期,上市银行陆续公布了2019年年报,信用卡发展现状揭开一角。经过多年的“狂奔时代”后,银行的信用卡发卡量踩了一个急刹车。

 

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国有大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相比2018年的发卡增减数量变化是约-40万张、-100万张、-170万张、-260万张。

 

与此同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发卡量也正在降速。如一直以零售业务为特色的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2019年新增发卡量均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1084万张和436.09万张。此外,光大、中信、民生等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在2019年新增发卡量也较2018年水平有不同程度下滑。

 

业内分析师认为,信用卡经历了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后,市场处于饱和状态,发卡步伐放缓已是大趋势。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也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新发卡0.45亿张,环比下降15.95%。2019年全年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发卡数量共计7.46亿张,同比增长8.78%,增速较2018年的16.73%出现大幅下滑。

 

而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更是让信用卡业务面临考验。

 

“今年一季度发卡量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地推等各种线下营销活动目前取消,基本是靠线上维持。”某股份行分行信用卡部工作人员告诉消金社,消费者开卡意愿也不高,一些合作商户,像KTV、电影院等场所还未完全恢复营业,就算办卡这些地方也不能刷。

 

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信用卡线上交易预计下降近50%,境外交易预计下降近40%,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及升温,境外交易将持续低迷。

 

疫情之下,一方面导致信用卡开卡量和交易量低迷。另一方面,不少持卡人债务压力大,现金流状况堪忧,还款能力和意愿下降,信用卡逾期率上升,同时也给信用卡资产质量管理带来压力。

 

中信银行在近期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不少企业因为疫情出现流动性紧张、阶段性困难,还有一些客户的还款能力下降,2020年以来,该行不良率和不良额小幅上升,疫情对该行信用卡业务的获客、交易、资产质量影响较大。

 

目前搜索关键词“信用卡逾期”,会弹出很多的相关内容,热度也达到了近10年的最高点。

 

疫情之下的信用卡消费:不良飙升、“羊毛党”猖獗、巨头趁机进攻

“信用卡逾期”搜索热度直线上升

 

在此背景下,已有银行信用卡开始收紧额度,加强风控。

 

在投诉平台上,浦发、中信、兴业等多家银行的持卡用户投诉称,自己的银行信用卡被降低额度,从原来的数万元一下变成只有几千元,有些用户甚至被封卡。

 

“在这个疫情结束后的关键时刻,各方面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银行不顾情面降额,这是趁你病要你命啊!”某持卡人向消金社抱怨道。

 

金融资深人士张晓晨向消金社表示,银行针对部分客户采取下调额度或限制交易,以控制并降低高风险客户占比,但这样也会造成持卡人资金压力加大,形成越降额,逾期坏账越多的恶性循环。

 

而随着信用卡逾期坏账的增加,强化催收工作便成了选择,但疫情之下的催收却面临着现实的困难。

 

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催收行业的复工难度高于其他金融行业,疫情发生后,催收公司采用少量现场加远程办公的模式,总体效率降低。

 

“催收时,线下不让进小区,线上考虑到舆论环境,又要文明催收,这对于老赖来说,基本不可能催收成功,这也影响了催收效率。”一位信用卡资深从业者曾如此表示。

 

据悉,目前已有银行启动了年内信用卡不良资产的核销工作。

 

有银行工作人员表示,“银行内部正在测算资产质量受到的影响,现在还不能准确判断,不过预计上半年我们行信用卡业务收入减少已成定局,就看减多少了。”

 

信用卡消费重启:分期费率打“骨折”

 

疫情之下,危中有机。

 

当前,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成效,随着武汉解封,复工复产又迈上新台阶。在积极派发消费券的刺激下,各地消费情况出现反弹,人们此前被压制的消费欲望也开始复苏。

 

一家医美分期平台的负责人向消金社透露,近期他们平台的客户咨询量正在逐步恢复,预计到年中,业务量能恢复到去年的约8成。

 

“报复性消费浪潮会对消费金融有巨大的拉动作用,黄金周期可能持续几个月。”一位消费金融从业者表示。

 

在此背景下,不少银行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发力个人消费市场,于是让利、打折、返现等活动纷纷推出,有人戏称,“银行似乎又开始‘放水’了。”

 

持卡人张庆向消金社表示,最近半个多月,他收到了七八条银行推销信用卡的短信,还接到了几个推介信用卡和贷款的电话。“其中,有一个电话是之前销户的银行打来的,让我重新开通他们行的信用卡,而且额度比之前高不少。”

 

成都的上班族陈思思打开银行APP还信用卡账时,发现分期费率打起了“骨折”。“分期12期,原本月费率是0.71%,现在只有0.32%,相当于打了45折,以前也办理过分期,这次银行给到的费率真的很优惠。

 

除了鼓励开卡,费率优惠,消金社发现,为减轻持卡人还款压力,降低逾期率,目前也有银行推出了延期还款的福利。

 

“账单延期3个月还得更灵活,费率每月仅0.92%!”有持卡人向消金社展示了近期收到了这样的短信。

 

疫情之下的信用卡消费:不良飙升、“羊毛党”猖獗、巨头趁机进攻

信用卡账单延期短信

 

随着信用卡市场相对饱和度越来越高,发卡量增速下滑,信用卡获客越来越难,尤其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新增发卡量或出现断崖式下跌,因此,各商业银行开始积极发力营销,通过场景营销和各种优惠促销活动吸引客户。

 

而针对疫情对银行信用卡线下业务的冲击,有银行选择了加强线上交易的支持,鼓励信用卡用户线上消费。

 

2月26日,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宣布从2020年4月10日起取消依托于实体刷卡场景的发分机制,全面实行移动支付发分,其中头部商户开启移动支付5倍积分活动,美团、饿了么、盒马、京东商城、京东到家等主流电商平台均在名单之列。而这是全国首家也是唯一一家把网络消费积分写进积分规则的银行机构。

 

与此同时,一些“羊毛党”却从中发现了商机,他们利用信用卡规则,巧妙拿到高额度,并在短时间内刷出高积分,薅到可观的福利,甚至玩起了“云刷单”等创新玩法。

 

“所谓‘云刷单’,具体是一个中介建个群,收集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商家,然后用户用信用卡支付叫外卖。在这个过程中,商家接单后并不真正出单,而是将用户刷卡的钱返还,中介在其中收取手续费。”金融资深人士张晓晨向消金社表示,这种刷卡套现的方式成本略高,但商户和交易行为真实,为了将戏演足,外卖的运费也由用户一并出了。

 

张晓晨表示,如此操作,持卡人在完成了套现的同时,还能轻松突破银行设定的信用积分规则,获得了5倍积分。“如此薅羊毛,需要美团等平台商家的配合,但也给银行信用卡的管理增加了难度。”

 

张晓晨告诉消金社,目前“云刷单”或已引起了美团的注意,因为部分商家的平台费用近期提高了。“每个铺面,一个月,一天交易几笔,美团的大数据后台看得非常清楚,突然销量爆增,自然惹人生疑。”

 

此外,疫情之下,针对部分持卡人还款难,嗅到商机的信用卡代还中介和“养卡党”在监管高压态势下悄然兴起。

 

“要致富,搞支付!”,一位信用卡代还中介在微信朋友圈中如此宣传。

 

针对还款困难的持卡人,信用卡代还中介通过代还软件,利用信用卡账单日和还款日时间差,以虚构交易的方式进行循环还款,将当月账单推迟到下个月。

 

某信用卡代还平台代理告诉消金社,他们近期业务大幅上涨,最高的时候能有数百万日活跃用户。

 

此外,针对目前部分银行信用卡大放水,一些信用卡“养卡党”利用多频率刷卡、大额度消费、适当现金分期进行提额养卡再伺机套现。

 

而中介和“养卡党”的种种行为,无疑加大了信用卡行业逾期贷款上升的风险。

 

零售转型何以为继?

 

在银行业务中,信用卡被认为是最具互联网基因和创新能力的业务,也是所有银行金融产品中最贴近消费场景,堪称围绕生活服务类打造生态圈的“利器”。

 

因此,信用卡在银行零售金融业务中扮演了发力点与主力军的重要角色。

 

2013年经济进入下行周期,银行风险开始集中暴露。为求发展,不少银行提出向风险分散、波动较小的零售业务转型,试图通过向个人客户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零售金融这一“压舱石”来平滑周期。

 

“得零售者得天下”一段时期以来已成商业银行共识。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工行、农行、中行等国有大行,个人贷款规模占全部贷款的比重约为35%~50%不等,招商、平安、中信、光大等股份制银行的零售贷款占比均突破的40%,对利润的贡献十分抢眼。

 

事实上,以信用卡为主要发力点的零售金融业务近年来虽快速增长,但同时不断遇到了挑战。在客群层面,信用卡人群与网络借贷人群出现交叉,多头借贷和借款人质量下降,使得信用卡的风险管理难度增加,逾期出现抬头。

 

数据显示,2019年,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呈现上升态势。其中,招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分别1.35%、1.66%、2.48%,分别增长了0.24、0.34、0.33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国有大行交行不良率为2.38%,同比大涨0.86个百分点。

 

再加上此次疫情对零售业务的巨大冲击,这让部分银行开始重新审视这一原本以为抗风险能力强的业务。

 

有着“零售之王”之称的招商银行在2019年报中首提“把握信用卡业务发展节奏”,要求平衡风险与规模的增长。

 

行长田惠宇表示:“这几年大家都普遍看好零售,认为零售占比高的银行抗风险能力强、波动小。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零售的占比越高越好。”

 

他强调,按照当前的形势,招行要完成今年的资产投放计划,“零售增速肯定没有去年那么高”。

 

“零售业务包括多个方面,相较于个人按揭贷款等较低风险业务,消费贷、信用卡分期等业务风险相对较高,银行布局此类业务相当于在零售客户中做信用下沉。疫情冲击后,零售获客难度和成本增加,合理调整零售业务结构不失为应对办法之一。”有业内专家表示。

 

金融资深人士张晓晨向消金社表示,从发力点来看,以前C端用户发力,现在用户端收紧,大力发展B端商户或成未来一大趋势。现在有银行通过房产抵押形式,以经营贷名义,为个体工商户提供授信,“以前这些银行基本不做个体工商户,现在进一步放开渠道,一些B端商户迎来了获得银行低成本资金的好机会。”

 

而为更快克服疫情影响,目前已有银行通过对商户端采取“预售+引流+补贴+复购”的循环模式,帮助餐饮业、汽车、电影等行业快速恢复生机。例如联合多家生鲜平台为宅家用户提供日常采买优惠、加大信用卡商城产品促销和免息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疫情虽对当前信用卡业务造成一定冲击,但也成为精细化发展的契机。

 

“面对着日趋激烈的竞争,信用卡市场已经开始从增量向存量、粗放向精细、线下向移动转变。挖掘存量客户资源对头部发卡行尤为重要,在达到一定发卡规模后,能否带来绝对的收益才是进一步拓展的意义所在。”信用卡市场资深研究人士董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而就在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战线收缩,从增量扩张转向存量挖潜的时候,互联网场景巨头却正在向他们退去的地方进攻。

 

它们依托自身支付工具优势,推出了更加便利、灵活的“虚拟信用卡”产品,通过加强线下商户的渗透,不断拓展C端用户的使用范围,提升用户粘性。在不断的下沉市场中,瞄准的是大量没有信用卡的用户,当然也是银行有意或者无意忽视的一部分潜在客户。

 

银行接下来该如何接招?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消金社,未来,银行信用卡业务做到线上线下的产品融合,发挥自己的资金成本低、客群资质相对较高的优势,在居民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以消费者为中心,运动金融科技优化自身的服务和场景,不断修炼内功,从长远来说,不失为一条理想的零售金融发展之道。

新浪微博 QQ空间 用浏览器 豆瓣

相关文章

P2P网贷平台

理财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