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网贷 贷款 信用卡 产品 排名 专题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最新财务数据曝光 蚂蚁金服客群的上移与下沉市场

时间:2020-03-11 14:33 来自: 点击:

 

蚂蚁金服“花呗”最新财务数据曝光 今年正拓展下沉市场

 

 

谈及在线消费金融,蚂蚁金服旗下的花呗、借呗一定是不容忽视的对象。蚂蚁金服以旗下两家网络小贷公司,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作为花呗和借呗的运营主体,业务规模占据2万亿联合贷款的半壁江山。

 

消金时代独家获悉,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公司(以下简称:蚂蚁小贷),即花呗的运营主体,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41.4亿元,净利润达10.23亿元。

 

据此计算,2019年前三季度,花呗日均营业收入约1500万元左右。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花呗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达4.5亿元。这意味着,花呗利润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飞奔,其第三季度净利润超越2019年上半年总和。

 

1、不仅是单一的消费贷款

 

根据公开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花呗净利润水平与同期头部持牌消金公司招联消金持平(10.87亿元),但同期招联消金实现营业收入75.32亿元,可见“花呗”利润率远高于招联消金。

 

但是比起兄弟借呗,花呗的数据也显得黯然失色。

 

据财新此前报道,2018年末,“花呗”和“借呗”的净利润分别为3.7亿元和35亿元,由此可见,“花呗”盈利能力大大弱于“借呗”。

 

自2018年因高杠杆被监管约谈后,借呗和花呗转向以助贷或联合贷款为主,放贷资金主要来自于银行等机构,但逐利的金融机构对花呗并没有太大兴趣,因此有时蚂蚁金服会将花呗与借呗“搭售”。

 

大部分花呗用户仅仅是把花呗当成是一个类信用卡的赊账支付工具,使用分期的并非多数。

 

不过,花呗也不仅仅是单纯的消费贷款产品。我们可以明显体会到,花呗肩负了扩展市场、培养用户习惯的重任,起到为其他阿里系其他产品协同的作用。2017年的报道显示,有商家在接入花呗分期后,客单价平均提升了41%。

 

实际上,蚂蚁小贷的数据可能也难以全面展现花呗的财务全貌。

 

支付宝App内的用户服务合同即显示,花呗业务包含花呗授信付款服务和花呗保理付款服务。

 

保理指的是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商融(上海)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用户使用花呗分期付款给商户,由保理公司买下商户的应收账款,形成债权募资。

 

有业内人士对我们表示:“花呗因为有消费场景,所以用保理实现表内转表外比较合规。”

 

而在2017年4月之前,花呗交易分期业务的运营主体就为商融保理。

 

包括京东数科的白条(上海邦汇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唯品金融的唯品花(上海品众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和携程金融的拿去花(天津趣游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机构也通过保理牌照从事相关业务。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消金时代获悉,在收入结构里,蚂蚁小贷2019年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5.48亿元;手续费净收入28.12亿元;

 

据此前报道,蚂蚁小贷2019年上半年利息净收入2.5亿元,手续费净收入接近14亿元。

 

两个数据均显示,花呗手续费收入约为利息净收入的5倍之多。

 

蚂蚁小贷注册资本为120亿元,根据重庆市的监管办法,网络小贷放贷杠杆倍数仅为2.3倍,这意味着花呗可撬动的杠杆规模上限为276亿元。

 

为降低杠杆水平,花呗和借呗转型助贷和联合贷款,据2019年10月末财新报道,业内人士透露,包含助贷的数据下,花呗余额达2000多亿元,借呗余额近5000亿元。

 

据悉,若提供助贷服务,助贷平台收取技术服务费或手续费,而若平台作为联合贷款发起方,还会与金融机构按放贷比例分润,手续费5倍于净收入原因或在于此。据自媒体开柒报道,目前蚂蚁金服技术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45%,其中,技术服务收入大头就来自联合贷款业务。

 

不过截至2019年6月末,花呗ABS在两大交易所的存量规模仍超过1000亿元。

 

2、蚂蚁金服客群的上移与下沉

 

据阿里巴巴财报计算得知,2019年前三季度,蚂蚁金服的税前利润合计116.06亿元,因没有具体净利润数据,大致估算蚂蚁小贷占蚂蚁金服净利润不低于10%。

 

一份较早的文件显示,2015年金融业务收入占蚂蚁金服收入比为23%,后逐渐下降。蚂蚁金服曾预测2021年该比值将降至6%。

 

无论收入主要来自金融还是联合贷款占大头的技术服务,都与借贷产品的规模密不可分。

 

从各式新产品和新服务来看,蚂蚁金服都在客群拓展上做足了努力。

 

2019年5月左右,就有借款人陆续发现借呗推出产品借呗+,最低额度5万元,最高额度可到30万元,是线下大额信贷产品。

 

有机构人士向我们表示,在借呗白名单客群中,仍有很多用户未被激活,“我授信都给你批了,钱也准备好了,但他们不用”,他认为,原因可能在于部分优质用户资金宽裕不使用,另一方面是借呗能提供的额度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而借呗+能提供的额度更高,引导这些客户使用借呗。

 

该机构人士还向我们称,借呗+将在2020年被大规模推广。也有其他报道认为,借呗+开放的用户为不符合借呗风控的用户,风险更高,是借呗为实现流量价值最大化的风险转移。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目前借呗+合作金融机构包括中邮消金、宁波银行、江苏银行等。

 

而花呗则选择下沉,据自媒体消金界2020年1月报道,花呗正加大给线下商户推广分期业务的力度,拓展小微商户。而花呗先后推出的火车票免息分期等服务,有相当一部分是三四五线的下沉用户,涵盖了外卖骑手、快递员、码商等外来务工群体

 

除了花呗与借呗,蚂蚁金服信贷三巨头的最后一席归属网商贷。

 

近期网商贷从联合25家银行助力小店经济到垫资500亿元为淘宝商家缩短账期,在这次疫情中存在感大增。

 

网商贷是蚂蚁金服主导成立的网商银行旗下拳头产品,定位于中小微企业贷款,比起小贷牌照,银行牌照显然更加“好用”,蚂蚁金服持有网商银行30%的股份,不过很多时候其他股东的存在感并不强。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银保监会在批准网商银行股东资格批复时,还曾提到:“你行应该加强股权管理,进一步完善股权结构,严格控制股东关联交易...”

 

网商贷也在积极拓展下沉用户,2019年9月网商银行推出发票贷,仅、扫描增值税发票二维码后,授权提供税务信息即可查询自己的贷款额度并贷款。这也意味着,即使是没有在阿里体系内沉淀数据的商户,也有可能获得贷款。

 

在2020年,不少机构达成客群需要上移的共识。从蚂蚁金服的脚步来看,巨鳄奔驰,蚂蚁金服对其能力有着十足的把握。

新浪微博 QQ空间 用浏览器 豆瓣

相关文章

P2P网贷平台

理财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