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网贷 贷款 信用卡 产品 排名 专题
互联网理财 > 网贷快讯 >

拒绝校园网贷 斩断伸向“象牙塔”的网贷黑手

时间:2019-12-30 14:00 来自: 点击:

 19岁学生张某,为尽快偿还网络贷款,持刀夜闯民宅……近年来,在相关部门的治理下,网贷泛滥、问题频发等得到有效遏制,但仍有一些不法机构铤而走险,利用大学生和涉世不深年轻人贷款心切的心理,采取欺诈手段向贷款者收取高额的利息。【净网2019】警惕!“注销网贷账号”新型诈骗来临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针对频频发生的网贷问题,亟待创新监管手段,建立预警机制,规范网贷广告乱象等,斩断问题网贷的“黑手”。

校园网贷风险多发受害者背负“巨额债务”

自网贷兴起以来,贷款人欠下巨额贷款自杀的报道屡见不鲜。而近期,在山西发生的一起恶性案件令人惊愕,19岁学生张某,为了尽快偿还网络贷款,持刀夜闯民宅杀死一人、捅伤两人……

2019年12月13日,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张某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张某生于2000年,今年19周岁。面对警方的讯问,张某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提起作案动机,他说,想去偷点儿钱然后解决一下贷款。

4年前,张某在长治一所中专就读的时候,花完父母定期给的生活费,就借助于网络贷款。在此期间,他和一些同学还迷上了网络赌博游戏。随着赌钱的金额越来越大,张某赢钱的次数越来越少。不过,张某并不担心,他频繁地辗转多个网络平台进行借贷。就这样,刚满18岁的他便背上了多笔贷款。

2018年,张某中专毕业后升入大专院校。而此时,他的网络贷款额度已达5万元。于是,他想到了退学打工赚钱。2018年国庆节过后,得知张某提出退学,学校与其家长一直沟通,系领导也给他做工作。最终,学校和家长双方决定让张某休学一年。

休学后,张某先后去了河北、北京、江苏等地,但打工数月并没赚到钱。回到晋城高平家中的他一筹莫展。为偿还欠债,他开始盗窃、抢劫。

尽管张某因网贷杀人属于极端案例,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一些不规范的网络平台打着合法的幌子,宣传“无利息、无抵押、无担保、放款快”,这对涉世未深、有借贷需求的学生群体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山西某职业院校的一位教师告诉记者,有参与网络借贷的学生实在兜不住了,才会告诉老师,学校才会发现,否则很难知道哪些学生深陷网贷。“使用一部手机,提交身份证等个人资料,随时随地就能借贷。逾期还不上,就在更多平台借款以贷养贷。”这位老师说。

“砍头息”“高逾期费”“暴力催收”轮番轰炸

近年来,在相关部门的治理下,不良网贷泛滥势头得到遏制,但仍有一些不法机构铤而走险,利用大学生和涉世不深年轻人贷款心切的心理,采取欺诈手段向有贷款需求的群体收取高额的利息。

一些网贷平台打着“只需身份证认证、3分钟快速到账”等旗号吸引年轻人深陷其中。当贷款者发现有高额“砍头息”和逾期费时,已经深陷其中,难以脱身。

山西晋中“大学城”某高校就读的一位大三学生武莉(化名)告诉记者,她曾接到很多电话咨询是否有贷款需求,一次确实缺钱,她就通过一家叫“米房”的平台借到了1000元,放款人让她通过米房微信公众号放款,借钱期限为一周时间,利息30%,借1000元,实际到手700元,必须“借一押一”打2000元的电子借条。“实际借了700元,却欠下2000元的借条。”武莉说,之后她逾期一天,对方就让她微信转款2000元,否则不销条。

武莉说,放款人借给你钱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提供给对方自己的个人信息和同步的通讯录,一旦逾期他们就挨个打通讯录上的电话。因为害怕家人和同学知道,她只能将2000元转给对方。

在一家公益性的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网站,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网贷平台的投诉。“高利贷”“砍头息”“羞辱、骚扰、恐吓”是被投诉人频繁提到的关键词。

一位网贷受害者投诉称,贷款的前提条件是网贷平台在审核的时候,通讯录以及通话记录都被平台下载下来。如今,这位投诉人一天24小时里,他家人都会接到骚扰电话。他的通讯截图显示从凌晨1点到4点,不断有来自重庆、浙江的座机和手机号打来电话。另外一位投诉者通过“好易借”贷款app,借款1万,实际到账9000元,3个月贷款期限到期后要还1.8万元,逾期则扬言“上门泼油漆,打断一条腿。”

山西省互联网金融协会一位相关人士说,非法网贷年化利率非常高,有的超过2000%,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36%,而且还有“砍头息”、阴阳合同等违规放贷行为。由于放贷利润可观,所以很多专业放贷人、中介参与其中。

创新手段建立预警规范广告斩断“黑手”

尽管有严格的监管,一些不规范的网贷平台问题依旧不断出现,以至于有人坦言,网贷平台存在监管真空。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这种不规范的问题依旧能够创新手段予以遏制。

网贷行业资深人士肖世海接受采访表示,针对网贷平台的监管“灰色地带”,可以通过长期有效的监管来防范出现各类问题。“一些不规范的网店平台,借贷双方都有固定圈子,完全在网上进行,相对隐蔽,所以监管难度很大,但是可以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检测,针对高危平台进行预警。”肖世海说,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平台想方设法规避监管,但是只要长期监控,行业就能避免无序发展。

肖世海认为,避免让高利贷通过网贷平台合法化,除了对平台监管外,还要对投资者加强教育、对借款者资质严加审核,防止出现高利贷线上合法化。

业内人士认为,网贷收取“砍头息”以及远超36%红线的高额利息,已属犯法。超过36%的部分,可以不用还,剩下的本息可以再跟平台协商。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殿明说,在借方漫天要价的时候,贷方不要做“待宰的羔羊”,要积极维权。借款人虽然欠钱,但依然享受基本的人身权利。借款人可以寻求家人和社会的帮助,不要无休止的妥协,一定要向金融监管机构进行投诉举报,并通过诉讼进行维权。一旦遇到暴力催收或遇到人身威胁的情况,不要躲闪或硬碰硬,而是要及时报警维护自身权益。

“不可否认,网贷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当前必须通过有效的监管手段和措施,助于其回归普惠金融本源。”山西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耿晔强建议,建立网贷平台“黑名单”,严格落实监管责任,明确风险底线。相关部门还要对互联网上的网贷广告进行规范制约,避免网贷广告泛滥,杜绝出现诱导欺骗消费者的违法违规行为。同时,相关部门对于参与催收等暴力行为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打击一起,起到震慑作用。

新浪微博 QQ空间 用浏览器 豆瓣

相关文章

P2P网贷平台

理财产品